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夜慢慢地降临了。草丛里虫鸣唧唧,此起彼伏的。有两只蚊子,歇在草叶上。
  
  公蚊子吸了一口草汁,轻轻推了推赌气僵立的母蚊子,柔声哄道:“亲爱的,你就喝一口吧。你一整天不吃不喝的,我真担心。”母蚊子鄙夷地看了一眼沾满露水的草叶,不高兴地说:“这么淡而无味的东西,叫我怎么吃得下去?”“你是存心要和人类作对么?”公蚊子焦虑地看着她,“你知道人类准备了多少种东西来对付我们吗?有一种气味,我闻着就头晕脑胀,万一你……”“你是个懦夫,知道吗?”母蚊子冷冷地说,然后,振翅飞走了。
  
  公蚊子忧心忡忡地看着人们的窗户里透出的灯光,他知道,她在里面。不知道为什么,今晚他有一种特别不好的预感,这使得他停在叶片上的身躯不断地发抖。他好想看到她平安,虽然他无法遏抑住她去吸食人血的野心。他突然悲凉地意识到,仅仅这一点,也许就会把他们两个都毁了。
  
  露水更重了,他觉得冷,可是她仍然没有出来。
  
  他想到他们的前生,不是两只蚊子,而是两只企鹅。生活在冰天雪地里,整天愉快地迈着优雅从容的绅士步。那时,他是一只最优秀的企鹅,深深地爱着她,像所有准备求婚的企鹅一样,他千辛万苦地奔波着,去寻找石子。他长途跋涉,丢下一块又一块不太满意的石子,摔得头破血流时,他终于找到了一枚最精美最光洁的石子,他觉得只有这一枚才配得上她。
  
  可是,她和另一只企鹅结婚了。那只企鹅,跟在他后面捡石子,把他扔的石子都捡起来送给了她,粗糙的,不完美的石子,很多,堆得满满的。他伤心地退出了,后来追随她来到了这一世,甘心陪她做一只蚊子。
  
  此刻,他被一种揪心的等待煎熬着,终于,他拼着失去生命的危险,往人类的窗户里飞去。
  
  他看到她正伏在人的胳膊上埋头吸着,青色的翅膀轻轻地颤着。他恐惧地发现,左臂动也不动的“人”悄悄抬起了右手……
  
  “快躲开啊!”他撕心裂肺地大喊。可是来不及了,她痛楚地蜷成一团,掉到地上去了。他飞过去,跪在一团血污的她身边,泪如雨下。
  
  她吃力地睁着眼睛望着他,静静地,流下泪来。
  
  他试图扶起浑身冒血的她:“为什么你总是不肯听我的劝?”
  
  “我知道……可是我没有办法……我怀了你的孩子,它需要营养……草汁不够,我必须吸血……我知道我会死,可这是我做母亲的责任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
  
  “我知道你疼我,如果我告诉你,你会替我去做一切的,那么这会儿死的就是你了,我舍不得……如果可以为你生一个孩子,我就没有遗憾了……前生欠了你的,今生想还,结果欠了你更多……前生我们是企鹅,其实我一直爱你,可是我嫁给了他,因为他送了我好多石子,我们生活在冰天雪地里,如果没有足够的石子做窝孵卵,我们的后代会在出壳之前就被冰层冻死……你送我的那一枚石子,好美,晶莹剔透……可是,我们单纯的爱情支撑不了长久的婚姻和对儿女的责任……我没有嫁给你,你恨不恨我?”
  
  他拼命摇头,泣不成声:“来世,我们做螳螂好吗?在新婚之夜,你吃了我,为我生孩子……死在你的腹中,我一定会很幸福的……”“不、不,我们还是做两只蝉吧,天天喝着露水,快乐地唱歌……”笑容迅速地从她脸上抽走,她喘着气,“快走,人来了!”他回头看了一眼,露出苍凉而无悔的笑:“傻孩子……我们不是要一起做蝉么?”“啪!”一声脆响,伴着一声满意的说话声:“哼,又打死了一只臭蚊子!”
  
  他在死前的一瞬,紧紧地拥抱了她。他们的血,流在一起,凝成了一滴鲜红色的眼泪。
        北京著名皮肤科医院-白癜风能治本吗-北京医院治疗雀斑-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0 个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